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无影

风无影,那堪疏雨滴黄昏.......

 
 
 

日志

 
 
 
 

“藏迷”二嫂/酥油/其他(原)  

2010-08-26 12:01:49|  分类: 闲言碎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藏迷”二嫂/酥油/其他(原) - 风过无影 - 风无影

 兴奋的藏迷二嫂举着有作者签名的小说《酥油》

“藏迷”二嫂/酥油/其他(原) - 风过无影 - 风无影

 

      俺的二嫂,是我所知道的最著名的“藏迷”!

      几乎所有藏族作家的作品她都收藏并关注,最喜欢的作家是阿来。

      十年来,年年假期都去藏区,足迹几乎踏遍藏、青、甘、川、云几省藏区的角角落落。如果不是她的身体不允许,她也许早已是个“散发着酥油味道”的女人了。呵呵。

      作为一个也同样关注藏民文化的写作者——我,在她面前,每每汗颜。

      24号,一大早,被我这藏迷二嫂要求:早点来呀!千万别睡懒觉!九点一刻准时赶到《酥油》的签售现场,

      千辛万苦啊,等公交、再转两次地铁,在拥挤的上班族群里装了一回大尾巴狼,满身大汗赶到会场,已经开始一会儿了,其间我被藏迷二嫂电话催了四次!

      结果,我挺讨厌自己的——看那傻傻的主持人问作者一些愚不可及的问题(当然不能完全怪她,策划者应该是写好了提问题纲的),看得出她对藏区藏文化毫无了解毫无兴趣,可能也根本没有看过她正在推介的小说,看她故作惊讶状、悲悯状地对着作者:哦、呀、啊、噢地,当她故作“恶心”和“不可思议”状地问作者:听说你还吃过生肉?作者解释是风干的生牛肉干,她激动地向着观众提问:你们中间有吃过的吗?我举手,她很激动:哦,你吃过?好吃吗?(我相信她这个“好吃吗”的含义不仅仅指味道,还有“是否可以入口”的意思)我手做喇叭状,大声喊:好吃!非常好吃!(是不错,当吃食物不是作为享受而是维持生命需求的时候,什么都好吃什么都美味,况且,风干的生牛肉也不是那么不堪)。主持人期待的“不好吃”、“很痛苦”的效果被我的略带恶作剧的诚实回答搅乱了,她悻悻地转向作者:听说你的肠胃不好,吃这些东西对你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损害?

      ......

      我没有再听下去,我反感一些在藏区或经济落后地区走过的人肆意夸大自己“痛苦”和如何“克服”艰难险阻的感受(虽则从心理学角度来说那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体验能让人产生满足感、幸福感)。

      小说《酥油》我翻看了一下,我为作者江觉迟,一个普通的汉地女子能在藏区生活五年的勇气感到由衷地敬佩和自叹弗如。我去过青藏云南的藏区,经历过泥石流和没有水洗澡没地方上厕所没有蔬菜水果和严重的高原反应等等,我收养过三个藏地的孤儿,一个儿子两个女儿......我经历过热情如火却又心细如发、一不小心就会被多情的汉地女子误以为“被爱上了”的藏族汉子......

      我收藏着这些记忆......

      我还有女友继续着这些工作,并且已经超越了猎奇、探险和期待感恩的心理,且以此为终身职业。

      小说作者江觉迟在《酥油》小说开篇这样写,“只有把自己变成一个真实的弱势者,你才能真切地感受人间的疾苦和贫困。这与你到贫穷中体验生活完全不同。就好比把两个人丢进茫茫沙漠,一个有后援,一个无后援。”这些非常特蕾莎式的语言,并不是在哪本书上看到的,而是来自她深切的体验。或者用她自己的说法,是她自己转经转出来的。(摘自某书评)——不认同,你曾几何时是强势?从何而谈“把自己变成一个真实的弱势者”?我们生活在物质相对丰富的地方,心理心态和思维方式都是由我们曾经的生活方式形成的,我们却以自己的固有的思维定势去理解异地异族的人,以一种“天生优越的心理”去看待我们并不了解的人,并且抱着“改变”他们的生存生活方式、甚至“改造”他们的文化、思想和信仰的初衷去“支教”、“扶贫”,实在是可笑,不可取。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或不乐?

      渴望拯救人类的英雄和渴望“一亩二分地,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人,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江觉迟说她为自己救助的孤儿中有最后进了喇嘛庙当了喇嘛而感到失望,我想跟她说:大可不必!当有人需要你的时候,你可施展援手,但这并不意味着你有权因此而改变受援者的思想、理想和生活目标、生存目的。

      我的“儿子”达吉,我们只有一年的“母子缘”,他就进了喇嘛庙作了喇嘛。当时我也很失望,甚至觉得自己当初选错了对象,他当时是孤儿中间最聪明、还读过三年国民教育小学的孩子,因为有叔叔监护和当地政府的政策照顾,十岁的他能跟着叔叔在梅里雪山为上山的游客牵马挣一点钱,生活也还过去,能说一点汉语会写简单的信。我看好他,甚至为自己“救助”和“造就”了一个未来能够用所学的知识回乡并改变家乡的孩子而欣慰欣然和快乐——而私心里,我那时何尝不是怀着施舍、怀着感恩的期待?当阿牛告诉我:能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寺庙学习,将来做个受人尊敬的喇嘛,是我们藏人最理想的期待。别看达吉现在进了寺庙,能不能够真正地当上喇嘛,还要看他的努力和造化。当时,我并不明白。虽然我知道喇嘛不仅仅是念经的和尚——藏地喇嘛除了精通天文地理、诗文经书,还是堪比汉地能够悬壶济世的中医、还有等同于地方乡绅一样维持和谐公平的权力。

因为同处过赤贫,她知道这里的人的心怎样为你打开,“你给他一碗饭,他接受了,你应该为此感到欢喜,而不是要他向你表示感激。有这样的态度,你帮助他一分,胜过给他一亿。” (摘自某书评)——悲悯和施舍是人类天性,它可以证明我们生存的意义,是呈阶梯状向上的,我们以此来稳固我们的安全感;扶助他人令我们欣慰,所谓“助人为乐”,不是我们在学校所受教育要求我们的,而是人类的天性,是我们心理需求的一种。

《酥油》和它的作者,据说在内地很受追捧,遗憾的是在广州却没什么反响,也许是事先作的准备和宣传并不多,在整个“书香节”的会场里也没有看到有关的宣传海报和签售会的安排。与前一天的“穿越小说”作者沧月的签售会相比,热诚程度不及一成。

藏迷二嫂在我到达会场之前已经和作者有过交流,先请作者签了两本书。在主持人邀请读者与作者一起朗诵书中的诗作时,我拉起二嫂的手高高举起,推她上了台,拍了录像,为她赢得了象征传递爱心的一盏酥油灯。

不管怎样,渴望关怀与被爱和施与爱都是我们人类和所有生物及我们的生存环境需要的。不管以什么形式,只要有爱。

安徽姑娘江觉迟有了自己的一段生活,这可能够她享用一辈子。也许已经改变了她曾经的人生轨迹,朝着她所希望和未知的方向继续,祝福她康健/快乐。也祝福所有有自己人生理想、道路的普通人继续自己的路,改变或者不改变,由你做主!

 

当天中午还有青海作家杨志军(《藏獒》的作者)的作品签售会,可惜我两点钟有个培训课,只能失之交臂了。

“藏迷”二嫂/酥油/其他(原) - 风过无影 - 风无影

“藏迷”二嫂/酥油/其他(原) - 风过无影 - 风无影

        “藏迷”二嫂/酥油/其他(原) - 风过无影 - 风无影

       “藏迷”二嫂/酥油/其他(原) - 风过无影 - 风无影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