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无影

风无影,那堪疏雨滴黄昏.......

 
 
 

日志

 
 
 
 

引用 司法不义比抢劫还糟糕  

2010-08-12 11:49:25|  分类: 好文共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老若司法不义比抢劫还糟糕

前些天,儿子由学校资助去乌德勒支大学读暑期课,顺访柏林、巴黎,拍了不少照片回来。其中一座“王宫里的磨坊”,让人感触颇深。早听说过这个小磨房,知道它代表着文明社会对法律的敬畏。来自世界各地的旅游者,包括各国元首和一些法律专业毕业的大学生,到了柏林,总会看一眼这个磨坊,后者甚至作为自己从业的必修课。两百多年过去,它像纪念碑一样愈发伟岸,已成为司法独立的象征。

事件起于1745年,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让人在距离柏林不远的波茨坦修建一座无忧宫,作为自己的避暑夏宫。在宫殿旁边有一座磨坊,磨坊主格拉文尼茨认为,王宫用高墙围绕葡萄园并且种植了许多高大树木,导致他的风车磨坊因为来风减少而无法正常运转,但还要缴纳年佃租。于是将腓特烈二世起诉到法院,请求减少租金,或者让国王在其他合适的地方给他建一个新的磨坊。法院判决磨坊主在巴贝尔山另建一座磨坊,原来的磨坊停止运营,为此还减了磨坊的租金。

然而格拉文尼茨加倍利用了国王的大度。他经营新磨坊后仍将王宫附近的磨坊卖给了新磨坊主卡尔-弗里德里希.福格尔。后者发现磨坊因风力不够不能正常运行后,又向腓特烈二世提起诉讼。后者派人前去与磨坊主福格尔协商,希望能够买下这座磨房。但是福格尔并没把国王看在眼里,固执地坚持不卖。面对这样不识抬举、不可理喻的钉子户,终于使国王龙颜震怒,派警卫人员把磨坊拆了。从而引起又一轮诉讼。地方法院依据法律,认为国王擅用皇权,侵犯了磨坊主的私有财产,判决国王必须重新把磨房盖起来,并赔偿由于拆毁房子造成的损失。腓特烈二世虽贵为一国之君,拿到判决书也只好遵照执行,自己出资建成三层回廊的荷兰式风车磨房——这就是今天照片上所见的无忧宫磨坊。

1791年,福格尔在新建的磨坊里继续开业,直到1802年去世。从此,小磨房就与宫殿比邻而居,互不干扰,宫殿里每天歌舞升平,小磨房每天也磨面不止。1861年威廉一世成为普鲁士国王时,宣布该磨坊成为纪念物,并且作为免费参观的博物馆。19世纪40年代由于蒸汽磨坊的兴起,波茨坦原有的风磨几乎全部废弃,但是只有这座老风车磨坊得以保留,并形成传说,写在众多的读本和历史书中,又印制在无数的明信片上,获得了世界声誉和知名度。

什么是法治?法治就是对权力的制约,即便是国王违法,也可能败诉并接受制裁。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道出一个基本常识,那就是公权力和私权力有明确的的界限,必须恪守井水不犯河水的原则。公权力对私人领域是非请莫入,私人事务没有请求公权力救济,政府不能介入。因此,无忧宫的磨坊主才可以在与国王的争议中捍卫自己的财产。

需要注意的是,后世的传说有意无意忽略国王本人对法治的贡献。其实,这桩公案也以形象的方式表明了腓特烈的历史功绩之一:促进了普鲁士司法状况的根本改变。它明确了这一原则:不能再允许臣民因贵族专制受损害,因为他们的存在和工作是为了保障国家的兴盛。需要补充的一个见解是,腓特烈借着王宫磨坊的诉讼,表述了一句名言:当司法从事不正义时,那它比街上的抢劫犯更糟糕。对比之下,我们却连一册《公民读本》都不允许出版发行,法治意识的差异几近百年!

 

    司法不义比抢劫还糟糕 - 老若 - 老若的杂记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